网上胜分差玩法投注
2019年02月18日

被创业大潮卷席的大学毕业生,在遭遇现实撞击后,回到就业大军中。



文丨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  李艳艳

编辑丨王芳洁

头图来源丨视觉中国

毕业两年多以后,我见到了刘侃。酒局约在烟台的一家名叫“花间”的酒吧,我们曾在这个海滨城市同窗四载。

 

刘侃是?#19994;?#22823;学同班同学。印象中,他是校园中的风云人物,擅长打篮球,踢足球,跳街舞,还管理过学院学生会体育部。结合新闻传播专业所学,2014年下半年开始,大三的刘侃将活动重心转到情景视频拍摄,有趣有料的内容很快风传校园。

 

正是这一年的9月,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上首次提出了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。创业潮涌动,不仅席卷了北京、深圳,大潮也漫延到了三线城市烟台。

 

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#20811;?#35828;创业只能在中关村,在中关村里的创业大街,在创业大街上的3W咖啡?机会面前,人人平等。

 

步入大四后,刘侃跟另外四个同学决定留在烟台,一起创业。

 

他们从外面拉到20万元投资,又在校内的大学生创业?#21543;?#35831;到一个2平米的工作间,正式成立了工作室。不论学校大小晚会,还是各学院的专业课程拍摄,都少不了这家工作?#19994;?#36523;影。

 

开局很顺利,才大四下学期,工作室就开始盈利了。“当时主要有两个盈利活动。一个是做录像,按照机位收费,一个机位1000块钱,平均一个月1~2场。另一个是录制大学网络函授课程,几乎每天都?#26657;?#20294;盈利少,也足够团队日常生活支出。”

 

刘侃的工作室主攻直播和高清视频。在直播潮流如火如荼的2016年,诸如映客APP等实时视频输出互动类软件,成为一线城市年轻人的社交标配。一二线城市网站首当其冲,一向传统持重的地产企业?#37096;?#22987;利用直播,或拍摄项目概况,或分享企业文化,在互联网的最新趋势中寻找机会。

 

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纳并?#35270;?#23454;时分享互动的生活模式,乐于零时差获取新?#24066;?#24687;。刘侃觉得,他的机会来了。大学毕业后,他将业务范围扩展至整个城市。

 

大学生的生意很?#31859;觥?#26368;近五六年,围绕大学建造的商业体鳞?#33310;偽取?#20197;刘侃毕业的大学为例,从香港新世界百货、祥隆·万象城步行街、保利MALL,再到祥隆·上市里、佳世客(永旺)购物中心,仅在方圆一公里范围内,就有不下6家大型商业中心。

 

大学生做生意却很难。刘侃的创业路在校园内跑得风生水起,在毕业后半年告之折戟。

 

“当时的主要问题就是市场。很多人不认同,不认为直播有价值,也不认为高清的视频有必要。”刘侃发现,这座城市的酒店、剧院数量有限,且多以年单形式打包给固定的几家传统视频公司。他初出茅庐,想分一杯羹,操作起来?#35759;?#24456;大。

 

还有一点让他难以忍受。“当我们以更?#22270;?#21521;客户推更加清晰的16:9画质时,他们不但不领情,还觉得4:3就够用。那画质,多渣!我高估了这些单位对视频质量的要求,也许他们只是当一个例行工作,拍完算了。”

 

?#36824;?#20063;有个别公司开始认可刘侃工作室“物美价廉”的产品。比如烟台一家国内著名的药企同意与工作室签单。“要是用电视台做直播的话,一场最少20万。而且视频不清楚,剪辑水平也低,交成品的时间久。用我们的话,2~3个机位,加上导播,?#24310;米?#22810;不超过3万。”

 

艰难持久的市场开拓,逐渐消磨掉了团队的耐心。

 

“家里不同意,公司效益不好,其他工作机会,回学校?#20339;小!?#27605;业半年内,团队中的四个人先后?#28304;?#31867;原因退出工作室。单枪匹马的刘侃决定放弃。在其他四人退出后,他进入烟台本地一家视频制作公司,过起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。

 

“周末活多,拍一拍。周一回来,瞪眼剪一剪,完事。要求不高。”给老板当司机,下乡帮领?#35760;?#20449;安装电视、调配网络路由器,诸如此类“杂活”成为刘侃如今工作的常态。

 

刘侃端着酒杯。那是一杯浅蓝色的“玛格丽特?#20445;?#20182;说,?#32422;?#19981;想再动重新创业的念头。

 

“现在也不是创业的最好时候。毕竟还要养家,需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。”两年前,父母用尽全部积蓄给他在烟台市区置业。跟女?#23547;?#24773;长跑6年后,他决定在今年春天,给她一个安稳的归宿。

 

“市场闭塞,技术落后,先进的技术不被认可,传统技术市场饱和,难有突破口。”如今分析起来,刘侃深切感受到在三线城市创业的天然瓶颈。另一方面,他也意识到了?#32422;?#21019;业时存在的问题。“当时太年轻,很多事情考虑不周全,也没有很明确的目标?#22270;?#21010;。”

 

环顾现实。3年后的今天,这座地级市的官方电视台,其对外视频输出仍是标清模式。根据刘侃的公司业务反馈,企业的直播需求仍不强烈。“就拿年底的年会来说,今年有意向做年会直播、找我们询价的企业,不超过4家。”

 

在我们这一波大学毕业生中,像刘侃这样毕业?#21019;?#19994;的不是少数。也对,人的自我?#29616;?#24635;是从觉?#31859;约?#26080;所不能开始,然后才在挫折中确?#25293;?#21147;的边界。若非如此,我又哪来的勇气去北漂呢?

 

同样选择创业的还有王帅。他是刘侃的大学宿舍室友。行将毕业,恰逢自由蓬勃的国内媒体融合时代,自媒体鱼贯而出,迎来了最好的一段发展时光。他深受触动,毕业不到半年即抛弃老板,开始创业。

 

烟台固化的媒介环境没有留住这位年轻人。围绕本地生活消费圈,王帅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家,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。平时工作常态是写写文案,接接广告,文艺清新的风格让它俘获数千粉丝。后来,他拉伙儿成立个人公司,先后招进四五个人手。事业向好,麻烦接踵而至。

 

“很多店家、老板品位很土,大范围干涉我们的思路和创意。他们不懂欣赏,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。”王帅与他们力争,结果不欢而散。公司接到的单子数量锐减,直至去年底,几乎关门歇业。经过一番思索,他决定把内容聚焦,深入到美食领域。

 

“哎,不管了。这次再失败,我就回去给别人打工。?#34987;?#34429;这样说,但王帅还不想认输。

 

“创业太难。”毕业于生物专业的?#29031;?#26159;酒局的另一个参与者,他在烟台漂了3年,但可以说一无所获。原本毕业意味着就业,现在刘侃、王帅他们选择了创业,?#21019;?#27010;率仍要回到就业大军里去,他们的生活?#36335;?#20828;了一个圈?#21360;?/span>

 

但是酒局?#22799;?#20123;做出常规选择的同学也告诉我,在烟台这样的三线城市,实实在在的就业机会也很有限。财务专业毕业的崔琪,留在烟台一家小型财务公司,两年后辞职。他也曾想去北京,后来又觉得回老家实际。“这种安稳,哪里?#23478;?#26679;。”

 

毕业3年的刘慧是一名?#21152;危?#27599;月不足3000块的工资,付掉房租和生活?#24310;?#21518;所剩无几。更烦心的是,跟她一起办公的同事是“一群三四十岁成家生娃的阿姨,说的都是家长里短的话题,我真不知道聊什么”。

 

去年春天,她厌倦了一成不变的工作环?#24120;?#25171;算辞职。新工作的找寻过程并不顺利。去年秋天,她接触到一份装修创意工作,差点被骗“交费上岗”。同城旅行社数量有限,风格大同小异。直到现在,她也没?#19994;?#21512;?#23454;男?#24037;作。

 

离春节还有一周时,母亲通知她年后相亲。为此,她争取到年后初四出国带团的工作,?#20302;底?#25481;,?#26085;?#21518;奏。一杯莫吉托很快见底,她说,“我不想再过那种他们期待的人生。”

(文中出现的人物姓名及地点名?#24179;?#20026;化名)

网上胜分差玩法投注